鸿鳗鱼

yubendren

HistoricalPics:

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地铁站的内部,自1977年建设后40年,终于允许拍摄。(原因是这里是指定的军事基地和核弹掩体。)
- 这座地铁站的内部装修融合了前苏联元素与古老的伊斯兰设计,既体现了帝国的威严冷峻,同时又引入了蜿蜒的线条和诱人的阿拉伯风格。

粉色味蕾的悲伤:

老西门,再见了
在上海,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共同的代号是310102。他们所在的片区,以前叫南市,现在叫黄浦。但如果问他们是哪里人,他们可能还会笑着说:我是上海南市的!
虽然我不是南市的,我是以前南市隔壁卢湾的,我见证南市老城厢的变化……
照片拍摄于2013.春,现在的老城厢已经没有了。
@LOFTER摄影 @杰PHOTO @墨凌霄 @Robinhy @萬物营造 @及时雨 @Cuckoo @Banney郭 @熙渡 @雅晴 @江里鱼儿 

黔岑往事:

很久以前/是一个“÷”/某天相遇/连成“+”/慢慢靠拢/变成“×”/身体合一/用的是“-”/总会离别/结果是“=” …………

                                                        ~     朱剑

黔岑往事:

半夜去爬墙/墙很高/我往往爬到一半就掉下来/在墙根下/我的心情糟透了/像咬牙切齿的面容…………

                                                          ~     余怒

黔岑往事:

风朝南吹/朝人多的方向吹/一根一根的风/最细的风/象铁丝一样的风/挂在树枝上/挂在楼房和楼房之间/挂在高架桥和汽车的尾汽上/挂在褐色的烟尘/和软体动物尖利的骨刺上…………

                                                         ~     赵原

二中兄:

潮州牌坊街(3p)

“满街的牌坊记录着她曾经的荣耀,人杰地灵
今天大街再也腾不出地方修牌坊,这并不代表
她不人杰地灵下去”
——六甲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