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鳗鱼

yubendren

肉腾腾:

三哥屁股在条凳上的余温被杰叔的倔和下午两点钟的日头点成了怒火。
“不听劝,不听劝,马卒难破士相全!”他扬手把一只鞋子摔在地上站起要走前的那句嘟囔淹没于众人的一片鼓噪,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拂袖而去,除了趴在边上那只被吓醒的老黄狗。

禾 口 王 田 心:

2012年 南昌 拍完后大爷告诉我 这是他活了86年来的第一张照片 

by 老漏光的哈苏500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