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鳗鱼

人 道 意义

© 鸿鳗鱼
Powered by LOFTER

主婦三味:

想起我的小鎮
已面目全非
固執冷漠的高樓四處林立
抹殺了它曾有的溫柔
那些蜿蜒交錯的長巷
被歲月斑駁了的屋墻
開著虞美人與紫藤花的院子
坐在自家門口消磨時光的老人
窗台上打盹的懶貓
與撒著歡的小狗
都不復存在
再也找不到我曾經的生活痕跡
仿佛我從未在那裡出現
只是我的記憶是如此倔強
它保留著小鎮的樣子
如同永遠保留著
我很年輕時就死去了的母親的樣子
她焦慮的眼神與叮嚀的話語
隨風飄蕩
落滿我生命的每一個角落

……


節選自2017年寫的詩歌《想起》


Selfie :  2018年11月18日之夜

主婦三味:

我想要你

在一間落滿寂靜的屋子裡聽我唱歌 

聽我胡言亂語 

或像一個瘋子那樣罵罵咧咧 

喜怒無常
我還要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
在你面前
用磨刀石拼命去磨一把鈍菜刀
讓它發出霍霍的聲嚮
不絕於耳
然後我要將磨好的菜刀鄭重的交付於你 

讓你去夜晚的草原去殺死一頭成年雄

你要讓雄獅的血像火花一樣四處迸濺

紅光滿天

使夜變成永恆的晝


         ——節選自2017年六月寫的詩《六月物語》



◆ 花了兩周時間整理完家裡所有的書。喜歡那些簡單...

主婦三味:

《老伙计》

老伙计

这灿灿的光

是自天而降的荣耀

春日的吟唱已结束

那花朵般柔弱忧伤的情歌啊

曾徘徊于春天里我们失眠的夜

撩拨孤寂的心

伴随蝉的鼓噪

带着热浪的光圈层层推进

风中栎树散播神谕

夏的赞美诗正如雷贯耳

金色的冠冕它光芒万丈

照耀了你残缺的灵魂

及一身的破皮囊

我在无月之夜照一面黝黑发亮的镜子

镜中的脸模糊不清

我尤喜黑暗

它隐去了岁月的倦态与光阴的腐蚀

让我依旧娇美

我对着镜子微笑

扬起的嘴角挂着顽固的骄傲

夜色迎合我恣意的遐想

花朵,群鸟,江河…...

情 美动心弦  😊

★翩翩逐晚風:

          一树花开一遇见


           时光深处


           铭记着春的诗篇...



主婦三味:

我想要你

在一間落滿寂靜的屋子裡聽我唱歌

聽我胡言亂語

或像一個瘋子那樣罵罵咧咧

喜怒無常

我還要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

在你面前

用磨刀石拼命去磨一把鈍菜刀

讓它發出霍霍的聲嚮

不絕於耳

然後我要將磨好的菜刀鄭重的交付於你

讓你去夜晚的草原去殺死一頭成年雄獅

你要讓雄獅的血像火花一樣四處迸濺

紅光滿天

使夜變成永恆的晝


         ——節選自前年六月寫的詩《六月物語》


◆ 花了兩周時間整理完家裡所有的書,是時候安靜下來,讀點書,畫點畫,閒來去全民...

★翩翩逐晚風:

我在幸福的恸哭里


想你


在美丽的绝望中


死去


也许距离已注定


今生的命题


轻轻打开


心灵的扉页


你已成为风景


成为传奇


我像一幅插图


诠释着孤独的含义



梦如烟:

★翩翩逐晚風:



我的梦在路上



醉了也是浪漫



你的爱还有多少



不可捉摸



花开花落



时光固执的轮回



你以潇潇雨歇的忧郁



以采莲令的箫声



挑战我的追逐



我恰巧看见一只燕子



一江春水里浪迹天涯



它飞在迷蒙的江畔...



★翩翩逐晚風:

没有你


还叫什么人间


我顺势握住


千年之缘


定格下


悸动心灵的瞬间


梦中的蝴蝶


舞动盛大的春天


没有你


就是个孤单的世界


花不芳菲


风雨未歇


一页苍白书笺


写不尽爱恨两难

🌺🌺

九夏樂音:

假如你不在我身旁
我的世界會是怎樣
就像那河流靜靜流淌
我的愛牠失去了方向
假如你不曾讓我悲傷
我怎會感覺昏暗無光
也許你可以隨處流浪
我卻不能將你遺忘

假如我不曾為你悲傷
就不用原諒不用失望
不用再一次到處流浪
像這河水一樣流向遠方
囬憶是衝不澹的時光
我還在一樣地渴望
陪你踏上飛馳的列車
追隨這粼粼的波光

假如我不再為你悲傷
就不用原諒不用奢望
相愛的人啊不要偽裝
轉眼一切就是過往

歌曲: 普希金
         (电視劇《假如生活欺騙了你》片頭曲)
作曲: 丁薇
作詞: 林朝陽/丁薇
演唱: 丁薇

交错

★翩翩逐晚風:

我住在溪谷


有伙伴和五线谱


你来做客  请小鹿为你跳支舞


你要走了  请兔子赠你碗蘑菇


你有心事  请鸽子飞来告诉我


你倘悄悄  喜欢我


嗯嗯  别往下说……



我住溪谷  你住湖


我只愿有只竹笛   在水边放牧


可你向往的是


萤火虫辉映的星光


洒满   白鹭湖……

《短詩兩首》

主婦三味:


【1】


一些愛情正趕往黎明的路上
一些
則隨日落光線逃亡
我喜歡看你著風衣的樣子
在秋日的好天氣裡
你迎風抽煙
低咳
呷著茶
微鎖著眉同我說話
一張嘴便吞噬一縷陽光
那些光魚一樣歡快
躍入你的體內
並消失在你無盡的黑洞中
我 愛 你
你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像吐出三個煙圈
你鼓動的喉結
有枚新上市的紙皮核桃


【2】


這不是錯覺
就某種意義而言
木匠的鋸子與提琴手的琴弓
並無二致
伐木工的斧頭有節律的砍伐聲
與寺廟裡木魚的敲擊聲
同樣沉悶
婚禮進行曲與葬禮上的哀樂
都莊嚴而神聖
這不是錯覺
在肉體極致的歡愉中
可窺見植物在春日的瘋長
泥土之下
它們的根系縱橫交錯
似隱秘的激情


  ...

《夏》

主婦三味:


沒有一個季節像這個季節如此閃耀

光是信仰
善良的人內心透亮

在聞到煙草味這刻
我便想到你
憶起了那個曾經憂郁的輪廓
已漸漸柔和
農人們在三月插下的麥秧
得到了大地的承諾
那些青澀的麥子啊
小心翼翼
如初嘗戀愛滋味而多愁善感的年輕人
在六月鋒利的麥芒之上
我看到了大地的決心
它將承諾化作金子
回饋給那一雙雙勞作的手

這是一個光榮的季節
舉目望去
屋頂 樹冠 道路 田野 河流
一切的一切
必帶著王者的榮耀
我自由行走
路經很多家窗口
一個主婦正哼著小調用剛買的新鍋煮湯
她剃著光頭的胖男人在書房赤膊練字
他因缺乏靈感而焦躁
將寫過的宣紙揪成團丟棄
形成滿地刺目的光斑
晃得他一陣眩暈
鄉村的炊煙有草木的氣息
合歡的枝頭燃燒著粉紅的火焰...

《十月短章》

主婦三味:


我就在這裡
秋的體內
含蓄的光逗留於倉促的白晝
瓦灰色的黃昏裡
你緘默如紙

深不可測的


西風悠長
似仕女的衣袖
拂過一切存在
屋頂瓦縫間的草與樹的葉子
偷偷泛黃
袒露出夏天炙烤的痕跡
候鳥南飛
在日漸稀疏的枝頭頂
盛滿寂寞

間或有雨
清清冷冷的
將路人的背影拉得瘦長
積水的路面於昏黯的天色中
發著幽幽的光
心底猛然嚮起一些旋律
是那般熟悉

道不出名……


【寫於2016年十月二十五日】
                   ...

《六月物語》

主婦三味:


佛曰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空空色色
亦復如是

在混沌中
我們學會了各種妥協
快樂的時候不喜形於色
憤怒的時候亦心氣平和
倘若烈日使人大汗淋漓
那麼就將自身囚禁於陰影吧
即便喪失光明
也未嘗不可

我想要你
在一間落滿寂靜的屋子裡聽我唱歌
聽我胡言亂語
或像一個瘋子那樣罵罵咧咧
喜怒無常
我還要花一整個下午的時間
在你面前
用磨刀石拼命去磨一把鈍菜刀
讓它發出霍霍的聲嚮
不絕於耳
然後我要將磨好的菜刀鄭重的交付於你
讓你去夜晚的草原去殺死一頭成年雄獅
你要讓雄獅的血像火花一樣四處迸濺
紅光滿天
使夜變成永恆的晝

絕沒有牧歌式的黃金時代
蒼天在上
土地在下
河流緩緩流向大海
在歲月的長河裡時間早丟失了概念
耳畔似乎能依稀聽到唐宋的馬蹄
飛...

《暮春懷古》

主婦三味:


春江花月夜
一匹青馬緩行於淺灘
微涼的水沒過馬蹄

千年的香爐裡
熏香的煙依舊漫不經心升起
沉甸甸的灰撲落

有人汲山泉而歸
沏茶,研墨
幾案上的紙如蓮素淨

我窮盡我的想象
暮春時節
於千年之外於此刻
人間的草木正蔥郁
茅屋,瓦舍和樓宇
寧靜的村莊及熱鬧的集市
在陽光與月光下產生的影子
或濃或淡
我們和古人遙相呼應
品著同一杯綠茶
回味苦甘
並用同一種語言說著話
待靈魂游離於肉身
沉重的軀體霎時化作虛無的青煙
留下靈魂
與語言一道融入了廣無邊際的陰影之中
……


             ...

《於時間某處》

主婦三味:


於時間某處
淫雨霏霏
桂花閒落滿地
久無人跡的台階
濕漉漉的
青衣黝亮
虛空之所

無處不在

遙望千里之外
大地正血脈噴張
艷陽之下
田野
成熟莊稼的各種氣息
醺醺然如沐三月春風
我仿佛看到
握著稻穗的那一雙雙手
粗糙外表下隱秘的柔情
在誠實的土地上
生命的悸動與勃發
靈魂間的交織
以及與先人們隔空的長談
都基於
我們最樸素的信仰

擊缶而歌
用古人的方式
去膜拜豐收
倘若有一天我老去
倘若你依舊能在我渾濁的眼神中
捕捉到我未曾消褪的熱忱
那是因為
我堅定又長久地深愛著
這片土地


            ...

《寫在暮春》

主婦三味:


四月间
香樟的老叶已落尽
树冠呈透明的鹅黄
在低空自由舒展
白头翁的雏鸟羽翼渐丰
它们的眼神清澈好奇
孩童般单纯
田野里麦子已齐膝
绿色的麦穗
饱满 挺拔 锋芒毕露
羊低头啃食地上的杂草
这个季节的草
连根都是香甜的


我将自己一分为二
一半留在现实
一半给予想象
一半沐浴在光中
一半又隐匿于阴影里
在城市车水马龙的喧嚣中
我听到
一只鸽子俯冲时掉落了一根羽毛
它优雅的旋转直到
被一片叶子温柔的掌心承接
在遥远的寺庙
伴隨木鱼有节奏的敲击
僧人们手中的念珠正发出轻微的触碰声
经诵声从他们稀疏的齿缝间流出
郁郁沉沉 千古未变
令人昏昏欲...

《漫長的告別》

主婦三味:


这是一个古老的先兆
潮水退去
露出黝黑发亮的礁石
白色的水鸟
停歇
它们的双足春草般纤细
鱼群开始洄游
日以继夜
奔赴它们产卵的圣地


远方
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正用斧头劈材
那是冬天修剪下的苹果树的残枝
他的妻子正隔着窗玻璃凝视
她敞开着的胸脯微微起伏
怀中的婴儿发出啧啧的吮吸声


春日
我的思绪飘渺
面前的颤柳将阳光割裂成
一条一条细长的影子
语言蛰伏在晃动的阴影中
耳朵却如猫一样敏锐
在众多的声音中我辨别着你的声音
你在一家便利店买回一包烟
随意坐在阳台的椅子上
你点燃其中的一支
烟灰落在翻开的书页上
你轻咳一声
杯中的春茶绿意盎然


我有...

《這必將是個眾神出現的季節》

主婦三味:


毫無疑問這必將是個眾神出現的季節
明亮的光鋪天蓋地
席卷了所有的城市,鄉村和小鎮
一個盲人從清晨醒來
第一次看清楚了他妻子的臉並俯身親吻
遊子回到故鄉
杳無音訊的兄弟也彼此團聚

在百花驕艷和群鳥雀躍之時
田野已從冬日的消沈中恢復過來
春雨與暖陽讓泥土如子宮般柔軟
農人開始播種
新的生命開始孕育

五六月間水稻的秧苗生長迅速並格格有聲
如兒童骨骼間發出的生長音
眾神出現的季節必將是個忙碌的季節
在內心盛滿了光之後
所有人信心百倍
不再因無所事事而困惑
他們雙手靈活比語言更豐富
此刻勞動已變成一種幸福的沖動

眾神出現的季節
光驅逐了隱藏的黑暗
謊言與邪惡不攻自破...

《我讚頌》

热情似火💐


主婦三味:


我讚頌 春日髮絲般細密的雨
讓碧綠的苔蘚 悄然爬上
老屋破敗的墻角
在鶯飛草長的日子裡 農人們勞作
去喚醒沉睡一冬的土壤
於是種子萌芽 開始悸動
田野一片生機盎然

我讚頌 夏日的濃蔭和涼風
令鳥雀歡悅 蝉鸣聒耳
兒童在烈日下嬉戲
爾老人們在屋後納涼
我的愛人 樸素又嫻靜
她的眼眸如同她的長髮
烏黑發亮

我讚頌 秋日的成熟
在天高雲淡的日子裡
河岸邊白色的蘆荻花已輕舞飛揚
田野稻穀金黃
果園裡的蘋果和橙子豐滿誘人
在秋蟲呢喃的夜晚
戀人們彼此互訴衷腸

我讚頌 冬日的暖陽
照在落葉樹已荒蕪的樹梢上
鵝掌楸和梧桐葉散落一地
鐵鏽色乾枯的松針也落滿小...

《致梵高》

主婦三味:


我始终确信
梦境 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通道
于是在阳光绚烂的白昼 我渴望
夜晚降临
 ﹉
你的确在我的梦里出现过
在某个夏季 在法国南部的阿尔
天空极其明亮 几乎透明
田野火热 河流奔腾
泥土混合花草的气息在空气中随意弥漫
即便是夜晚 璀璨的星空亦照亮了 咖啡馆和
你屋前的 那整条小路
 ﹉
我看见你在花瓶里插了十四朵向日葵
并用纯净又柔和的铬黄来给它们作画
此刻的你柔软又安静
如甜蜜午睡后醒来的婴儿 一脸满足
 ﹉
可内心的狂熱和躁动愈演愈烈
于是 ...

★翩翩逐晚風:

采桑子 •



梨花吐艳惹人赞,


朝也芬芳,


暮也芬芳。


蕊灿苞瑧,


十里喑飘香。



优扬一首梨花曲,


颂了花乡,


醉了花乡,


果硕秋实,


定要与君尝。

情 嶂🌸

★翩翩逐晚風:

披一袭夜的寒衣


在月光的浅水里


想你


每一颗星星如常


仿若期许


你温润的名字


和缄默


一并流进


孤独的守望里


或许本不该


去想你


而一种冷


让人无能为力


于是


决意在疼痛中抽离


又像是一种蛊


久治不愈


你远远的站在那里


我在


旷日持久的空白里


点燃泪滴


……

主婦三味:


想起我的小鎮
已面目全非
固執冷漠的高樓四處林立
抹殺了它曾有的溫柔
那些蜿蜒交錯的長巷
被歲月斑駁了的屋墻
開著虞美人與紫藤花的院子
坐在自家門口消磨時光的老人
窗台上打盹的懶貓
與撒著歡的小狗
都不復存在
再也找不到我曾經的生活痕跡
仿佛我從未在那裡出現
只是我的記憶是如此倔強
它保留著小鎮的樣子
如同永遠保留著
我很年輕時就死去了的母親的樣子
她焦慮的眼神與叮嚀的話語
隨風飄蕩
落滿我生命的每一個角落

……

節選自2017年寫的詩歌《想起》

Selfie :  2018年11月18日之夜

★翩翩逐晚風:

垂挂


从廿一点的草尖爬上来

沿着十一月的霜痕爬上来

风,垂在胸口

提着村庄和矮篱

散落的籽实刚好缝补身形


适合抓紧一条小路

也许,尽头是垂挂的乳名

风之情侣:

大 提 琴




【波兰】亚当·扎加耶夫斯基



不喜欢它的人说它 


只是一把突变的小提琴 


被踢出了合唱队。 



并非如此。 



大提琴有很多秘密, 


但它从不呜咽, 


而只是低声唱。 



不过并非一切都变成 


歌。有时候你听到 ...


🌟缉熙🌈:

雅尼的音乐优雅、动人、自然、宁静,融合了古典与现代感,丰盛,精彩,有如织锦画一般,蕴含浪漫与憾人的张力,跨越了种族与文化的疆界,从中流泄出优美旋律,异国风情和震撼人心的能量。

岁月就像一条河
左岸是无法忘却的回忆
右岸是值得把握的青春年华
中间飞快流淌的
是挥之不去的淡淡忧伤

风之情侣:

我 们 看 见



【瑞士】雅各泰





我们看见小学生们高声喊叫着奔跑


在操场厚厚的草中。



高高的安静的树


和九月十点钟的阳光


像清新的瀑布


为他们遮拦那巨大的天空,


星辰在高处闪耀。




灵魂,这么怕冷,这么怕生,


难道她真的该没完没了地走在这冰上,


孤零零地,光着脚,甚至读不出


童年...

风之情侣:

海 边 诗



【越南】陶金花



你离我远去


月亮孤单


太阳孤单


如往昔一样好长好宽好自在的海


不见帆影,也觉得孤单。



风不是鞭子,为什么损毁崖岸?


你不是夕暮,为什么把我的心染紫?



浪哪里也不许去


除非去把你带回来。



浪来来回回地滚动,


因你的缘故


向我比手画脚。



★翩翩逐晚風:

相爱

是两个人的天长地久


相思

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1 / 3
TOP